Site Loader

#法晚深度即时#(统筹执行:朱顺忠 记者:杜雯雯)近日,曾引起社会高度关注“复旦大学王正敏院士涉嫌学术造假”一事出现新进展,举报人王宇澄向中国科学院提出申请,要求公开对王正敏一事的 调查结果与处理意见。11月12日下午,中科院办公厅综合处工作人员向法晚记者(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证实,举报人提交的材料已经 收到,文书部门分到了办公厅,目前已按照流程转交给相关部门处理。

2014年1月,复旦大学学术委员会曾就举报事件公布了一份调查结果称:王正敏的专著和院士申请材料中的确存在学术不规范问题,但不能判断为造假。

2015年11月8日,举报人王宇澄等人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称,不认可复旦大学的调查报告,“这次希望能够通过公开申请得到此事的权威结果。”

就在2015年初,网上陆续出现对王正敏院士的实名举报,举报者系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原三产总经理、《上海生物医学工程》杂志前主编张燕青。

张燕青在科学网博客上实名举报王正敏“长期对病人索取红包、包养情妇和涉嫌相关的经济问题”。 在张燕青博客公开的举报材料中,还包含一封20余名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干部职工联合签名的举报信。张燕青告诉法晚记者,对王正敏的实名举报材料已 经在2014年就递交给复旦大学纪委,目前未收到任何回复。

2015年4月上旬,法晚记者(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在位于上海市徐汇 区岳阳路的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院的办公室内拜访了刘新垣院士。这位88岁的院士在谈及曾作为王正敏推荐人之一的身份时向记者说道:“这是我们当时的错误, 作为院士是一点瑕疵也不允许的,他当时的材料我们审查不仔细,我们也有责任。”

今年4月8日,王正敏院士通过电话向法晚记者表示:“这些都是胡说八道,不能信。所有事情都有复旦大学来调查,不是个人乱说一通。”同时,王正敏告诉记者,自己不想跟那些人(指举报者)在法律上媒体上解决,组织上来解决就行了。

此后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负责人对比事件向记者表示,关于王正敏被举报一事正在核实当中,有最新情况将第一时间告知。

11月12日,法晚记者再次联系王正敏院士时,他刚结束中科院的会议从北京返回上海,他向记者表示:“复旦大学和中科院已经有了结论,不是像他说的那样情况。”

“他(王宇澄)到处在告已经好几年了,我写书著作方面可能有些不规范,但我肯定没有造假的问题,如果有问题我怎么还会去北京开会呢?”王正敏告诉记者。

同时,王正敏向法晚记者(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否认了网上举报信中提及的内容:“我80岁的人了,我行医道德没有问题从来不会拿红包。他们说我的情妇,其实那是我一个60多岁的秘书,我们一起合作和3、4年了,做护士时也当过我的助手。”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不能用大国崛起理解一带一路

中国的复兴所涉及的不是仅是一个国家的复兴,更是文明的复兴,所以不能运用“大国崛起”逻辑来理解;其次,中国的崛起规模巨大,是几十亿级的崛起,是个文明的复兴,跟以前千万级的崛起不能相提并论。


废除公积金,组建住房银行

既然已经达成了共识,为什么还要对已经完成历史使命,在制度层面难以应对住房融资需求的住房公积金管理制度还要怜香惜玉,做小修小改这种没有意义的变动,而不是加快住房银行建设的步伐呢?


普京认怂了,还真怪不适应的

当全世界都等着普京发飙的时候,当土耳其已经赶紧要求北约开会商讨对策的时候,一贯强势的普京的沉着冷静,还真有些让人感觉不大适应。


IT北漂在北京租房的那些事

我相信,每一个人都会在自己落脚的地方有一处自己的房子。在这偌大的城市,总会有一盏等着我们回家的灯。而所有的颠沛流离都将成为日后心中的慰藉。她们闪着光,透着亮,提醒着我们曾经为了奋斗什么都可以忍耐和接受,那么努力,那么拼。

亚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