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近日,北京警方证实:郭美美涉嫌开设赌局、从事性交易、发布虚假信息提高赌博网站知名度等犯罪行为。

一个真实版的郭美美浮出水面。

3年前,诸多采访过郭美美的媒体人对她表现出的个性记忆犹新,甚至有些一致:“是个挺傻、挺单纯的90后姑娘。”

她说不了解红会,也不关心社会和政治,最喜欢谈论时尚和化妆品。她反复叮嘱摄影记者,一定挑自己最漂亮的照片放在报纸上。

她拥有少数年轻女孩的显著特质:注重外表、虚荣拜金、无所顾忌。喜爱结识权贵,得到男人赠送的玛莎拉蒂会高兴得双手发凉,忍不住发微博炫耀。

当年负面新闻的压力,网络舆论的暴力,以及曾流露的一丝悔意,似乎在这个姑娘身边打个转就飘走了,并没留下多少痕迹。红会风波似乎让她胜券在握,不管怎样,她有了名气,也继续保持密集的曝光度:拍摄同名电影、去澳门豪赌、欠下虚假的巨额赌债……

这些年的郭美美,已经被包围在一个赌局里:跟随单身母亲在深圳和益阳两个城市间切换成长,希望能被命运选中跻身北京的娱乐圈。个性、家庭、结交的朋友,以及这个时代,教会她如何展示与财富的密切关系,如何收获名气。

财富的来源和名气的好坏对她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场人生赌局中,她获得了筹码,尽管有时,无知无畏和年轻的身体,是她兑换筹码的本钱。

早在2011年的那次采访中,新京报记者曾问,“因为负面新闻获得名气,这种方式你是否能认同?”

郭美美的回答是:“这个世界上有后悔药,或者说假如时光倒流,我宁愿不要这个知名度。”

但这场人生赌局中,郭美美没能及时收手。

赌局

澳门嗜赌北京设局

郭美美的生活充斥着赌局,世界杯是其中一个。

今年6月11日,郭美美发布一条微博,“世界杯要开始咯,今年我也要参与一下,看看我猜的准不。”

那几天,她的大多数微博都和赌球有关。

6月13日她写道:“又感冒要早起飞南宁演出,今晚也没法看球赛了,反正我买了巴西和智利有信心一定赢。”她还晒出了下注单,但不久就删除了。

两天后,她发微博说自己这次“输大了”。

确实是“输大了”,7月9日,因涉嫌在巴西世界杯期间赌球,郭美美被北京警方控制;近日,北京警方称,郭及相关涉案人员因涉嫌赌博罪等,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郭美美向警方供述,世界杯期间,她在网上下注,买了3天球,赢了几万元。

这对郭美美来说算是“小利”。2013年4月,为否认参加“海天盛宴”,郭美美曾发微博澄清:“我一直在澳门,根本没去三亚海天盛宴还勾搭什么SCC(超跑俱乐部)富二代,说实话我压根看不上,我在澳门玩牌输赢就是一辆跑车。”

同时晒出的,还有她在澳门赌场兑换的大把500万筹码。

这在很多网友看来是吹嘘,但郭美美的圈内朋友都知道,她出入澳门赌场是常事儿,3年前,其友人就对媒体说,郭美美买MiniCooper(宝马车型)的钱来源于她之前一次澳门赌场的赢利。

但郭美美已经不满足于坐在澳门的赌桌旁,她把“局”设在了北京。

2013年2月,郭美美让助理吕丽丽在朝阳区北京公馆东塔楼租了间房,这套月租1.9万元的一居室成了赌场。

赌场很专业,有赌桌筹码、POS机,有“荷官”(专业发牌手),还有从澳门过来的外籍专业玩家,但绝大多数赌客都不是专业的,他们大多是郭美美的朋友。

输钱的大多也是她的朋友们,往往一个小时内,他们就会输几万甚至十几万,而在这样的局里,郭美美通常是赢家。

输赢不仅在牌桌上,赌局还要抽水——每一把的3%到5%,郭美美显然不满足此前与别人合作设局,她对助理抱怨:“还得女人当家,下次我自己组局。”

北京警方证实,郭美美的合伙人是她在澳门赌博时结识的男友。每场赌资金额都是上百万元,仅抽取提成,郭就获利数十万元。

筹码

拿身体换取筹码

进入警局前的郭美美,俨然已经拥有一张“网络红人”的名片,她受益于这张名片。

郭美美也曾试图通过自己的名气来经营店铺,获得更多财富。

朝阳大悦城附近小区罗马嘉园35座楼底层商铺,门牌号35-5,一间四十平的小铺子,曾挂着写有“郭美美古曼堂”的玫红色灯牌。

两年前,郭美美租下这间铺子,开了一家古曼堂,主要经营泰国佛牌、精品女装、奢侈品包。一年后,因为经营不善倒闭。如今几经转手,这家铺子已是家成人用品店。

据附近开店多年的商户回忆,当时每天不超过3个顾客光顾郭美美的店铺,古曼堂经常店门紧闭,每月开店仅十天左右。

她还张罗了家淘宝店,亲自担任模特,所卖服装并非爱马仕之类的奢侈品牌,而是从几十到几百元不等,最贵的衣服才480元,店铺介绍中自称“贩售的多数是外贸出口商品”。

这貌似不太符合“红人郭美美”该有的赚钱速度。

前段时间,各大网站转载的头条,又是和郭美美的“赌”有关——网传郭美美在澳门赌场豪赌欠下2.6亿元,随后又有“靠山”为其还债。

这则“新闻”,实际上是一家赌博网站与郭美美设计好的“圈套”——网站虚假炒作,以提高知名度,顺便增加郭美美的曝光度。

为此,郭美美得到了网站提供的40万赌场筹码和10万元现金。

她还飞往全国各地参加了不少所谓的“商演”,曾签约的一家南方某演艺公司,承诺安排她每年安排不少于50次的“夜场商演”,每次报酬5万元。

在接受媒体的采访中,她说“才不要像有些小明星一样跑场子,不缺那几万块。”但实际上,只要先把钱打到她账户,她还是乐于接受。

她飞往全国各地参加了不少所谓的“商演”,拿着并不高的酬劳,在一些小成本的网络影视剧中寻找角色。

这场赌局里她获得筹码的方式,是用自己的身体。

警方查明,郭美美之前所谓的“商演”其实不足20场,她的收入来源有一部分是从事性交易。

在其助理的描述中,郭美美常以外出演出的名义与男人会面。有些男人对郭美美来说也是未曾见过面的陌生人。

郭美美会带助理赶往浙江宁波或广东揭阳。开房次日离开之前,帮郭美美收拾行李的助理,会发现床头多了二三十万元现金。

而3年前,在接受新京报的专访中,郭美美不止一次义正词严地强调自己的原则:“为了钱出卖自己的灵魂,出卖自己的肉体,我本人最厌恶的就是这种东西。”

入行

跻身有钱人的圈子

获得信手拈来的财富,似乎在郭美美来北京之后就有迹可循。

2008年左右,郭美美来到北京,并报名参加了北京电影学院进修班。郭登峰也跟随而来。

进修的时间是一年,正常一周上5天课,安排形体、台词、声乐跟表演四门课程,学费昂贵,约三四万。

这笔费用的出处,据郭氏母女对新京报的说法,原本家中就不缺钱,第一笔财富积累源于炒股。

在郭登峰的描述中,早年在深圳的经历并不艰难,赚钱竟十分容易:她曾在深圳华联大厦8楼的一个服装有限公司拿货。一件职业套装,拿货价280元,最少卖1000多;后来还开麻将馆、茶楼,有时候朋友做生意,拿点钱投资。

但郭美玲的朋友不以为然,有人曾向媒体透露,2007-2008年间,郭登峰因结交了一位外国男友,家中财富状况才发生变化,能够安排郭美玲前来北京进修。

彼时郭美玲所在的电影进修班里,也汇集了诸多“有艺术创作经历”、希望未来能跻身娱乐圈的“北漂”年轻人,并迅速结成圈子,他们称呼郭美美“美美”或“大美”。

郭美玲继承了母亲郭登峰的社交能力,线上的微博社交中,她与人讨论香水、名包和汽车;而线下,她则积极参加各种这个圈子里有钱人的社交活动。

2009年,郭美美在昌平租了一间别墅来开派对,庆祝自己的18岁生日,并在当晚收到了一块价值18万的卡地亚蓝气球腕表。

表是一位养藏獒的老板送的,郭美美并未告知郭登峰,后来将此表转赠给母亲。

“你觉得女儿接受这么贵重的礼物合适吗?”新京报记者问。

“你可以去问那个老板,他只是觉得美美很有灵气,和藏獒拍照也不害怕。”郭登峰说。

而郭美美对这一行为的理解是:“我知道他喜欢我啊,但我都说了自己还小,不想谈恋爱,那为什么不能要?”

在郭美美因赌球被拘后,这些曾在圈子里和她结识的朋友急于撇清关系,在接到采访电话时,都矢口否认,称不认识她,或是不熟,这恐怕是牢狱中的郭美美想象不到的。

7月9日,听闻女儿被北京警方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郭登峰第一时间赶回北京。

在郭美美经纪人吴名的描述中,这位母亲情绪哀伤,拒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这也是郭氏母女惯常的高调第一次被打破。

出道

红十字会风波

郭美美带着“炫富”的标签走进公众视野时,刚过完20岁生日。

她的人生赌局或许从此时开始。

2011年6月,在她的微博照片里,不同颜色的爱马仕包包整齐排列,红色的MiniCooper十分扎眼,而那辆价值240万元的玛莎拉蒂,郭美美是以主人的姿态斜倚着白色的车身,墨镜遮住她半张脸。

母亲郭登峰曾意识到这样“炫富”有些不妥——这些包包大多都是假的。

她曾对新京报记者说,除了自己购买和“干爹”赠送给郭美美的两个爱马仕是真包,其余都是她过去在深圳罗湖区购买的仿冒品。“为了配衣服,颜色好看。”

但她也从未真正制止女儿在微博上“炫富”,同时为了让女儿“在同学面前有面子”,在其18岁生日时,为她购买了这辆价值38万的MiniCooper。

据郭登峰说,这钱原本是要买房子的,当时在珠江帝景看好了,一万七一平米,但郭美美建议说先买车,因为进出不方便。

“确实是这样,我也不太习惯走路,坐地铁也不方便。北京很大,在深圳那么小的地方,我进出都是开车的。”郭登峰说。

而这辆玛莎拉蒂,是郭美美的“干爹”王军为其购买。郭美美因为郭登峰的关系与王军结识,成为“男女朋友”,随后以“干爹”相称。

在对警方的供述中,郭美美自己戳破了当年面对媒体时谎言,是觉得有这样一位比自己大15岁的男友而感到羞愧。

尽管在采访中,郭美美一直在回避和王军的真正关系,但在问及她对王军的感觉时,她还是袒露心迹:“有时会有父爱的感觉,他确实对我很好,对我妈妈也很好。他有时摸我的头发,有时说我傻。”

关于这辆玛莎拉蒂的来源,郭美美向新京报记者回忆,2010年在深圳与王军见面时,曾索要一辆车作为20岁的生日礼物,男友应允。

“回北京后我去看车,一开始去看奔驰,后来得瑟地跑去卖各种昂贵车的金宝街,我看了玛莎拉蒂腿就挪不开了,好喜欢,当时恨不得把车给吃了。”郭美美对新京报记者说。

她大胆地预订了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然后给王军打电话说要先交50万定金,但并未告诉对方全款是240万。

拿到玛莎拉蒂后,她形容为“高兴的手都发冰了”,在很激动、很想给朋友看的情况下发了微博。

但真正点燃网民愤怒情绪的,是郭美美“中国红十字商会总经理”的微博加V认证,尽管中国红十字会多方澄清,郭美美也承认这个称谓是胡闹,这场风波还是把她拽进舆论的漩涡中,再难翻身。

“你觉得是认证身份有问题,还是炫富不对,还是后来处理事件的方式不妥?”3年前的采访中,新京报记者问。

“都有。这些事情单个来讲,不是个事儿。全都串到了一起,就是大事了。就变成了一个偶然又必须发生的事情了,变成一个爆发点。”郭美美说。

当时在郭美美看来,自己更像是某种意义上的牺牲品:“中国人太多,贫富差距大,很多人不满,有时候迁怒到我身上,他们也许并不是那么恨我,而是恨一种社会现象,在我这里找到了一个发泄点。”

赌术

“我得瑟地活着”

2011年9月,红会风波爆发两个月后,郭美美和母亲郭登峰,在双井富力城的一个咖啡馆里,与记者从下午聊到天色暗沉。

她们找到了一位曾是媒体人出身的新经纪人Jackie,主动联系了多家媒体采访,希望能重塑形象。

当时,Jackie安静地坐在一旁,偶尔提醒她某段故事可以略过,但这不影响郭美美的表达欲,她撅起嘴以示不满:“有什么不能讲的?”

对于红十字会遭遇的信任危机,郭美美并没有表现出太多愧疚和压力,她会明确要求下午接受采访,否则因为没睡好出现“包子脸”会很难看;访谈间隙,她会时不时照照镜子,嘟囔着鼻子太大,或是拿出贴满亮晶晶水钻的苹果手机仰望45度、举起V字手自拍。

母女二人已成为众矢之的,按她们的说法,每天躲在北京租住的房子里,承受各种谩骂,几乎以泪洗面。

说到激动处,郭美美伸过手腕,出示“自杀”的凭证给旁人看——是皮肤上一道并不太显眼的伤痕。

事实上,她的生活并没有因为大事件的撞击而偏离轨道:开着红色的MiniCooper,和从前一样逛街、看电影、和朋友聚会,没有遮掩,更没有躲避。对于公众的质疑,她甚至在微博上开了一场小型的“新闻发布会”。

“有些人在微博说,我得瑟地活着。”接受采访的郭美美,却很认同这个评价。

无论是主动寻找媒体,还是在微博上做“新闻发言人”,都指向一个目的:成立工作室,进入娱乐圈。

这需要更多的关注。她开始设法为自己博得名声,并在意自己的公众形象。

她在微博上发布前往大石桥敬老院的信息,称给22位老人家送了500斤面、两箱油和45斤鸡蛋,并呼吁好心人去帮助这些老人。

今年春节,郭美美通过朋友找到了王宁(化名),希望王宁和他的团队能够拍摄一部讲述自己真实故事的电影。

她对王宁的说法是:用真名,说真事,拍摄的地点也是真家,目的是要还原现实,展现和澄清自己。

王宁说原本推了这个活儿,觉得敏感,但后来因为郭美美开出的价格十分丰厚,从商业角度考虑,最终接受。

直到电影开拍后,王宁才意识到,这个传说中“背景深厚”的姑娘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强大。

没有房产,没有游艇,更没有宴会,拍摄地点定在郭美美位于深圳的家。“其实只是一栋别墅的一层。”王宁说。而整个拍摄过程中,郭美美表现出的乖巧、听话,好沟通,没什么坚持的个性,让王宁觉得诧异,这和之前很多人眼中的郭美美有太大差别。

电影宣传期间,王宁原本指望依赖郭美美的社交圈,可以多找一些媒体来宣传,“但最后都是我叫过来的,没有记者主动愿意拍。”王宁说。

郭美美没能通过正面宣传“洗白”自己,2013年8月,网络电影《绿茶妹》发布,讲述一群北漂女孩凭借自身条件混迹于京城富人间赚钱,郭美美在其中扮演“游戏女郎”的角色,是个无足轻重的配角,巧合的是,这个故事几乎是她自身经历的真实写照。

前传

小城郭美玲

今年23岁的郭美美出生于深圳,她早年有着另一个更普通的名字:郭美玲。

前经纪人Jackie的描述里,郭美玲的母亲郭登峰早年跟随第一批南下打工热潮,离开湖南益阳老家,前往深圳打拼,并未婚生下郭美玲。

公开场合里,郭美玲很少提及家族和生父。对于家族的描述,她的用词是“都是从商,见识不广”。

而据北京警方介绍,郭美美的大姨曾因涉嫌容留他人卖淫被当地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其舅舅曾因贩毒被判刑。有诈骗前科的生父,唯一一次公之于众是今年2月,郭美玲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是其14岁生日时生父和母女二人的合影。

受家庭变化的影响,郭美玲对于父亲并无好感,“我很讨厌小三、二奶这种事情,我妈怀我时,我爸因为经济案被抓了。我爸花心,留了200万给他的情人,没给妈妈一分钱,我就觉得这样的男人特别讨厌,我特别恨我爸。”3年前,她曾对新京报记者说。

在深圳长大的郭美玲曾于初二时跟随母亲回到湖南益阳,生活了一年,并就读于当地一所国际实验学校。

官方网站的学校简介中,这所当地最著名的中学拥有“高标准的教学大楼、各种楼馆布局合理、高雅气派”。曾就读于这所学校的学生回忆,这所众人眼中的“贵族学校”多富家子弟,收费也相对较贵,非寄宿5000多元一学期,寄宿则更贵。

郭登峰对于女儿十分宠爱,有求必应,乐于给她提供最好的物质生活。在对新京报记者的描述中,那时郭美玲一周回家两天,郭登峰会炖燕窝给她补身体,每周的零花钱从未低于600元。

才十五六岁的郭美玲已经显露对美的额外追求,她的朋友曾提供给媒体的照片里,郭美玲已经染着黄色头发,并戴了些廉价配饰,这与母亲相似——年轻时的郭登峰,也是容貌姣好,衣着时髦。

她察觉到女儿的爱美之心,曾多次斥责郭美玲“读书时不好好读,总是在照镜子”。

那时,郭登峰眼中的女儿,虽然不成熟、不懂事,但还保持着纯真、善良。在“贵族学校”时,郭美玲曾将零花钱捐赠给慈善机构。六七年前,郭美玲在益阳当地电视台实习,跟随记者采访贫困大学生,看到对方困境后,感慨自己生活幸福,还主动将几百元零花钱全部拿出来,递给那个学生,鼓励他努力学习。

当时任教于这所学校的老师张亮(化名)记得,郭美美曾“两进两出”,都是未满一个学期就离开。尽管这位女学生并不勤于学业,单单是作文却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公开的作文里,郭美玲文笔通顺,俏皮可爱,描述和母亲去朋友家作客的经历,她写道:“跟迈克在外面走的感觉也还OK耶!因为他不仅是一个外国帅哥,又打扮得那么酷,让旁边的美女投来了不少羡慕的目光呢!”

新京报记者 朱柳笛 实习生 曹忆蕾 北京报道

(原标题:郭美美的人生赌局:拿身体换筹码跻身有钱人圈子)

亚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