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原标题:门头沟一山洞发现2具人体遗骸

昨日,门头沟一山洞中发现2具人体遗骸。救援队队员下洞拾取骸骨。昨日,门头沟一山洞中发现2具人体遗骸。救援队队员下洞拾取骸骨。
救援队队员正在检查裹尸袋上的尸骨。人骨和羊骨混在一起,部分人体骸骨已发黄发灰。救援队队员正在检查裹尸袋上的尸骨。人骨和羊骨混在一起,部分人体骸骨已发黄发灰。

新京报讯 昨日上午,门头沟潭柘寺附近一山体山洞中发现2具人体遗骸,门头沟潭柘寺派出所及曙光救援队、绿舟应急救援队共13人联合上山探洞搜寻遗骸。门头沟潭柘寺派出所值班民警称,警方已了解相关信息,具体事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门头沟附近向来是驴友们爱好的登山探险地之一,1月16日,一名爱好探洞的驴友从该山顶山洞内,发现了疑似人体骸骨,之后拿着其中一块骨头报警。

曙光救援队队长安忍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前晚他们得知了这一消息,由于周围地形比较复杂,需要专业的救援人员进洞拾取其他骸骨。

遗骸整体拾取工作大约持续6小时,由于山体并无道路,救援人员需要攀爬,大约花了2小时才爬到山洞附近。洞深近40米,救援人员运用绳索才可入洞至洞底。洞内一片漆黑,救援人员用手电进行初步清理后,将骸骨放入裹尸袋内提拉上去。

安忍表示,洞内并没有鞋子与其他衣物,人骨与羊骨混杂在一起。

从洞内被拾取上的遗骸共有两具,骨头颜色有明显的年限分别。“有些骨头已经发黄发灰了。”救援队员介绍。

据了解,遗骸具体年限仍未可知,需要进行进一步鉴定与DNA提取。

昨日下午2时许,门头沟分局潭柘寺派出所民警称,警方已了解初步信息,具体事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追访

洞深40米 骸骨用滑轮运出

寒气刺骨,遍山荒凉。昨日上午9点半,曙光救援及绿舟应急救援队的队员于门头沟潭柘寺旁的山脚下开始攀爬。

发现遗骸的山洞位于这座山体邻近山顶的位置,海拔近300米。该山体并无道路,上山全靠攀爬。

“山体特别陡,因为在背阳坡,山上还有大量没消的积雪与冰块,我们队员在冰路上一直摔。”曙光救援队队员王娇龙介绍,即使是专业的救援队员,单是上山攀爬,也花费了将近2个小时。陡峭的山体旁就是悬崖,救援队员们在危险处需用绳索设立安全保护点,才可继续登山。

“如果人从山梁上一滑,很容易掉进去。”现场攀爬的救援队队员说。

直径1米多长的洞口,内壁近乎垂直,需要救援队员事先固定好安全保护点方可下行。洞深近40米,从洞口入空间越来越狭窄,最窄处仅容一人勉强通过,邻近洞底处逐渐变宽。进入洞底并非简单的攀爬岩壁,需要救援人员运用绳索技术。

“从下洞、采集清理到出洞,大约用了一个半小时。”绿舟应急救援队的一名队员下洞进行主要作业,其余队员在洞口做安全检查及辅助下洞操作。

因洞底40米深处黑暗无光,绿洲应急队队员不得不打开头灯,进行相关作业。一块块遗骸被装入裹尸袋中,用单独设置的单向滑轮提拉装置进行上下运送。

“队员在下面指挥着喊,我们听到后就开始拉绳子。”另一名队员介绍。

因年久风化,裹尸袋内的骨头并不沉重,一次即提拉完毕。

队员介绍,洞口处于山背阴处,没有阳光照射,即使是临近正午,温度已低至零下10摄氏度左右。攀爬找洞及2具遗骸整体拾取工作,持续了近6个小时。

焦点

遗骸距“任老师”走失处较近

昨日拾取的两具遗骸,骨头颜色有明显的年限分别,其中一具尸骸年份久远。而此次发现遗骸的地方,因地点的接近性,也让不少救援队员回想起了8年前惊动驴友圈与救援队伍的任铁生老师失踪事件。

2008年9月30日,61岁的北京五中分校地理老师任铁生独自离家去往妙峰山登山途中失踪。自2008年10月1日晚起,救援人员多次进山寻找任铁生。据了解,曾在门头沟妙峰山琅洞村与禅房村附近发现任铁生的脚印。10月9日,在铁陀山至滴水岩方向的路上,发现了一张任铁生留下的卡片。此卡片是一张北京五中的答题卡,内容为:五中分校退休老师任铁生,9月30日登上铁陀山,归程中迷路,在此处山上住一夜。这表示,任铁生老师在9月30日当天已迷路。

任铁生有着近三十年的登山经验,曾经说过要登遍北京周边的大小名山。他的朋友介绍,他具有很好的心理素质以及健壮的身体,对周围的地理地貌也较为熟悉。

他失踪之后,上千名驴友及救援者自发巡山,各地网友纷纷留言祝福希望奇迹出现。然而,直到今天,任铁生依然音信全无,已经失踪近8年。

昨日晚间8时许,任铁生的弟弟张先生在得知潭柘寺旁的新近情况后,依然小心翼翼地问:“有结果吗?”

8年的时间,家人依旧在寻觅。

“总想要个结果,我们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张先生说,只要一有关于驴友失踪或找寻的信息,家人就会关注。他们知道北京几大救援队的名字,也关注着重大的救援活动。

中间也不乏失望与遗憾。张先生说,“一年多前,有人和我们说找到疑似接近的了。我们主动联系了警方,可结果并不是。”

在那之后,任铁生老师的家人更多的是等待被告知,他们希望奇迹能够发生。这一次,他们仍然等待着警方的结果。

提醒

驴友走失时有发生

●2013年4月

居住在海淀区的台商董天群独自一人前往门头沟区的安家庄清水涧登山,之后失去联系。当时,北京组织公安、武警、消防、森林、民兵、民间救援队以及当地的村民展开大范围搜救,但很遗憾并未找到。

●2015年2月

北京驴友余先生在门头沟登山后失联,搜救队多次展开搜救。一周后余先生被确认死亡,其遗体在门头沟一约80米高的断崖下被找到。据介绍,前往刘公沟的支路岔路繁多,地势复杂,此前,搜救队多次在附近搜救均无果而终。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佳慧 实习生 刘思维

本版图片/新京报记者 卢淑婵 曙光救援队


新加坡怎样对付造谣的路边社

媒体对于新加坡的批评,非不想也,乃不敢也。之所以不敢,是因为李光耀从他执政起,就开始了和媒体孜孜不倦的斗争。而剑桥大学毕业,在英国拿到律师执照的他,从来不靠嘴巴斗争,而是在法庭上、禁令中,让媒体付出惨痛代价。


1%不要中国籍,1%想要而不得

没想到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群,因为“1%”聚在了一起,构成了梦时代的新寓言。传媒人肖锋不无幽默地说,前一个1%不一定想要中国籍,后一个1%想要中国籍而不得。幽默的背后有现实。两个1%的人群虽然各异,但它们之间可以流动。


让黄安自生自灭又何妨?

为人处世,正心非常重要。心不正出来混,害人害己是早晚的事情。希望黄安通过这些经历,端正心态,正人先正己,逐渐成熟起来。果真如此,内地这么大,钱还是有的赚的。相反,多行不义,自毙不远矣。


经济增长放慢1%意味着什么?

按说经济应该发展迅猛,10%增长没有任何问题。很可惜,GDP“破七”,失去的财富可谓天量。这背后的制度性束缚,成为迫等解决的问题。如果“新常态”成为惯性,拉美化成为现实,我们失去的恐怕就不只是财富了。

亚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